弋白Yibay

半次元同名

以个人很喜爱的银杏元素为主题,设计出了一套便装。秋天了一起去郊游吧!@空桑管理司 

钥海02

  唔……青色头发的少女缓缓睁开眼睛,入目的是陌生的山洞顶。


  小王爷看到敌族少女醒了,慌慌张张地把自己一头醒目的赤发变成了黑色,在千狐族只有九尾才会有火一般的赤色头发。


  “你,你醒了?”小王爷不自在地摸了摸脸上的面具,仿佛这样可以给自己一些安全感。


  敏锐的神祭族少女没有错过刚刚一闪而过的红色,她在心里多了个心眼儿,眨了眨自己海蓝色的眼睛,疑惑地问:“你是谁?这里是哪?”语气毫无敌意。


  银钥愣了一下,千狐族和神祭族积怨已久,若是正常的两族人见面都不会有这么和气的气氛:“我叫阿要,你……还记得自己是谁?从哪里来的吗?”只有这一个可能了。


  “不记得了。”果不其然,这是失忆了。


  虽然银钥小王爷胆子不大,但是脑子很好使,他能清晰地从少女身上感应到强大的魔力,她从那样的悬崖上掉下来摔昏迷可以理解,但是要说摔成失忆,银钥是不信的。估计她装成这样也是不想惹什么事端,让自己先帮她恢复伤势,毕竟要是什么都记得,两个敌族人在一起和谐相处也是够奇怪的。


  “你连名字都不记得了吗?”听闻对方失忆了,小王爷“松了口气”,不再那么紧张,靠近少女一些小心翼翼地问。


  少女沉思了一会儿:“海,我的名字里好像有个‘海’字。”


  海……少女湛蓝的眼睛倒是真的很像那一望无际深邃的大海,看不透彻却深深吸引着探索者。


  海……千狐族处于内陆,一直没有走出过千狐族的小王爷从来没有见过大海的样子,但他却有点被少女的蓝眸吸引了……


  从此这少女便名,海儿。


  未完待续……



钥海01

   银钥和碧海心的相遇是在千狐族与神祭族交界处的悬崖下。听闻那悬崖下有帮助恢复魔力的草药,银钥便隐藏起自己强大的魔力背着小背篓,连自己的贴身侍卫艾玄霜都瞒着,一个人跑去了。

神祭族与千狐族恩怨已久,身为千狐族最小的小王爷,银钥并不想招惹事端,毕竟他这张脸在平时招惹的已经够多的了,他小心翼翼地收敛起自己的魔力,打算徒手爬上草药所生长的峭壁,就当是修炼了。

烈日炎炎,汗水浸湿了小王爷火焰般的赤发,鲜少做这种运动的少年喘着粗气,汗水顺着面具滴到了眼睛里,有些刺痛,还好那草药就在不远处,只要银钥伸手就能够到了。就在银钥一把抓住草药的时候,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将他撞了下去。摸了摸有点疼的脸,还好,只是破了点皮。直接触碰到脸上光滑的皮肤,小王爷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,突然跳起来四处寻找起来,面具面具,啊!在这!但是这地方……有点尴尬。

银钥这才看清刚刚的巨大冲击力居然是来自于一位少女,此时她昏迷不醒,尖尖的耳朵从浅色的头发下露出来,是神祭族的人!银钥不禁往后退了几步,但是他的面具此时被少女压在身下,不得已,他又慢慢地走了过去,轻轻地把面具抽了出来,迅速地戴回脸上。

小王爷捡起有点摔变形了的小背篓,又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敌族少女,慌慌张张地跑了。

黄昏时刻,夕阳的余晖洒在少女的脸上,她还没有苏醒的迹象,只有微弱的呼吸声证明她还活着。

窸窸窣窣,一位赤发少年走了过来,白日里变形了的小背篓里多了好几样东西。银钥心里知道,救了神祭族的人可能意味着给自己添了一个大麻烦,但是自己的良心又过意不去。他把少女背了起来,手里抱着小背篓,向下午寻到的一处山洞走去。

发一下现在少主们新衣服的进度吧ᕕ(ᐛ)ᕗ稿子太多了我画不完了(´・ω・`)┌(^q^ ┐)┐

是便装

复健水彩……失败,被自己丑哭了完全不记得之前画水彩的感觉了……少主宝贝我爱你!!!

水晶.提灯引路人

80起10+,不过心理价回收

来看看这位小姐姐(˘▾˘)